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1.htm
立足国情保供应 科学谋划创新路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1-12 19:07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坚定不移推进,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要坚持全国统筹、节约优先、双轮驱动、内外畅通、防范风险的原则”。“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抓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增加新能源消纳能力,推动煤炭和新能源优化组合”。“要科学考核,新增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不纳入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一系列新观点、新思路、新措施和新要求,对煤炭在我国能源安全稳定供应保障中的地位、作用进行了科学定位,为煤炭工业安全绿色智能化发展和清洁高效低碳集约化利用指明了方向。

  碳达峰碳中和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经济社会与能源科技发展迈入新阶段的必然选择

  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指出,我国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党中央经过深思熟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事关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系统分析我国工业化发展迈上新台阶、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和生态文明建设进入新时期作出的科学决策和战略选择。

  (一)40多年来,我国碳排放经历了低速、快速和减速三个阶段,进入碳达峰前减量降速时期。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由1978年的3678.7亿元快速增加到2020年的1015986.2亿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GDP)由385元增加到72000元;一次能源生产总量由6.28亿吨标准煤增加到40.8亿吨标准煤;能源消费总量由5.17亿吨标准煤增加到49.8亿吨标准煤;煤炭消费量由6.8亿吨增加到40亿吨左右;粗钢产量由3178万吨增加到10.65亿吨左右;水泥产量由6524万吨增加到23.95亿吨左右。能源消费需求快速增加,矿产资源开发规模快速扩张,资源制约、生态环境变化的压力越来越大,特别是国际上最为关注的碳排放指标大幅增加。其中,能源消费大幅增长是碳排放指标增加的主要原因。

  据相关数据分析,我国从1978年改革开放至2019年,能源消耗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分为三大阶段。

  第一个阶段为低速增长阶段,即从1978年至2002年,能源消费总量由5.71亿吨标准煤增加到16.96亿吨标准煤,年均增长4.64%;煤炭消费量由5.8亿吨增加到16.4亿吨,年均增长4.43%;二氧化碳排放量由14.2亿吨增加到30.7亿吨,年均增长3.26%。

  第二个阶段为高速增长阶段,即从2002年至2012年,能源消费总量增加到40.2亿吨标准煤,年均增长9.01%;煤炭消费量增加到38.84亿吨,年均增长9.0%;二氧化碳排放量由30.7亿吨增加到79.5亿吨,年均增长11.15%。

  第三个阶段即2012年以后进入高质量发展时期,能源消费总量增加到2020年的49.8亿吨标准煤,年均增长3.16%;煤炭消费量增加到39.97亿吨,年均增长0.36%;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速逐渐放缓,年均增速降至2.5%左右。碳排放强度大幅降低,进入碳排放达峰前减量、降速发展阶段。

  从我国碳排放结构看,火电行业占43%左右,石油消费占15%左右,天然气消费占5%左右,水泥行业占7%左右,钢铁行业占9%左右,其他行业占21%左右。可以看出,火电、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行业碳排放占比超过60%。加快能源消费结构调整、提高可再生能源比重、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减少化石能源消费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途径。

  (二)我国工业化进入转型发展新时期,推动能源革命和生态文明建设,为“双碳”战略实施奠定了基础。从先期工业化国家经济增长、能源消费与工业化发展历程的分析中得出,人均GDP与人均能源消费构成典型的“S”型曲线,即从农业社会人均能源消费低水平到工业化进程中人均能源消费快速增长,再到后工业化人均能源消费趋于平稳,逐渐达到峰值,形成完整的“S”形曲线。

  在农业社会即前工业化时期,能源消费主要用于维持基本生活需要,人均GDP与人均能源消费均维持低水平;进入工业化发展时期,在制造业的带动下,经济增速与总量快速增长,能源消费成倍增加;当工业化经济发展进入成熟期后,人均社会财富大量积累、基础设施逐渐完备、人均生活水平达到了较高水平。当低能耗的第三产业替代高能耗的工业、成为GDP的主要贡献者,能源消费达到峰值之后,曲线呈缓慢下降趋势。人均GDP与人均能源消费“S”形曲线揭示了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再到后工业社会的能源消费演变规律。从“S”形曲线图可以看出,当人均GDP达到1万美元时,能源消费进入减速增长区;达到2万美元时,能源消费总量达到峰值,并开始进入负增长区。

  从我国人均GDP与人均能源消费以及单位GDP能耗变化趋势分析,“十三五”以来,能源消费增速大幅下降,能源消费弹性系数降至0.5以下,百万元GDP能耗由1980年的13.14吨标准煤降至2000年的2.89吨标准煤,并持续下降到2019年的0.55吨标准煤。同时,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由70%以上回落到56.8%。

  据相关研究机构预测,未来10年,我国人均GDP将完成从1万美元到2万美元的跃升,达到“S”型曲线的顶点,进入后工业化发展时期。能源消费总量达峰并开始迈入负增长区间。

本篇编辑:admin
开奖结果| 红财神报玄机图 香港| 香港马会内部资料网站|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 开奖结果| 香港六he合彩开奖现场| 黄大仙高手心水主论坛| 现场报码开奖结果|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心水论坛高手资料大全| 香港六和合开奖结果直播|